最后的番外(2 / 8)

身份证019 西西特 6813 字 7个月前

里已经填充了新的人和事。

要不是他每个月烧香的时候,都把队友们的名字念上一遍,以此来翻新记忆,他怕是会忘记一些人的相貌,忘记虚拟世界的过往。

像那本写满了所有死去的任务者的日记本,他早就收起来了,那里面的人他也不记得了。

风呜呜地吹着,雪在它怀里转圈,快过年了,气温很低。

“阿嚏――”向东打了个喷嚏,他没回来的时候,身强体壮浑身腱子肉,从没体会过精神受伤的痛苦,回来后却把身体搞垮了,精神也伤到了,内里都是疮孔。

俨然是一个打完仗的残兵。

陈仰闻着从厨房飘来的蹄膀香味,把堂屋的木门关上,隔绝了大半风雪。大白天的,门一关,屋里就暗了下来,他点了一根蜡烛。

向东古怪地瞥瞥轻微摇曳的烛火,脑中蹦出一个荒谬的猜测:“你这没通电?”

“没有。”陈仰继续吃花生糖,“按照世界碎片划分的地区,各个地区的建设不同,科技园有网有电有自来水,平安镇除了没网,其他都有,只有这座小岛是旧时代的画风。”

向东打量堂屋,确实都挺朴素的,和他一路看到的建筑格格不入:“岛上啥都没,那你还住这儿干什么?”

陈仰笑:“习惯了。”

每天下班回岛,他都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。

小岛挺好的。

.

接下来陈仰跟向东都陷入在自己的心境里,没有交流。

陈仰从靠墙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点的木筒,抠开盖子把手伸进去,捻葵花子米吃。

第四块碎片是兰溪区。

向东跟另外七个通关者的户口都在兰溪。

“为什么回来了还想不开?”陈仰吃完一小把葵花子,不着四六地来了一句,那七个回家后结束生命的通关者他不熟,没来得及问,向东不同,他很想问一问,为什么。

向东听到大笑话似的:“谁他妈想不开?”陈仰一言不发地看着他。

那眼神是犀利的,带有无形的穿透力,仿佛直接看到了向东滑稽的伪装。

向东的面色青黑交加,渐渐变成艰涩的灰白:“不为什么,就没正常人能说个话,憋的!”

陈仰蹙眉,没那么简单,向东的状况跟他的最后一关是分不开的,还有他进最后一关前的考核区,那任务里都有谁,白棠,凤梨,香子慕,画家,文青……那些队友在不在其中。

陈仰突然不想问了。

有些事不知道,比知道好。

这是陈仰多年前在看见朝简帮他揭开真相的时候,就明白的道理。

人有时候,可以适当的活得糊涂点。

向东发泄一般踹了桌子腿一下:“怎么老子那全是精神病?”

陈仰说:“通关者落户的地区是随机分配的。”

“岛上的矣族族人就我和朝简,平安镇有十几个住户,科技园是上百个,都不一样。”陈仰又带着安慰意味地说道,“这三个地方都是正常人,你放心待着。”

向东皮笑肉不笑:“都是?”

陈仰嘴一抽,无力反驳。严谨点的话,别人心理有没有问题,他不是百分百确定,不过……家里那位他是知道的。

通关者无疑都是强大的,“通关”二字就是最好的征明,可他们虽然都踩着相同的路走出终点,走回了家,但他们精神世界的面貌却各有不同,这取决于他们的个人经历。

有人的世界是灾后重建,种子发了芽,长出小苗,小苗变成大树,花骨朵开出小花,一朵两朵连成一片,一切都在慢慢慢慢恢复生机,也有人的世界是一整片硬邦邦的血块,凝固了僵死了,血腥荒芜。

还有人的世界外观很美,生机盎然,实际是骗人骗己的假象泡影,它正在腐烂……

不一样的。

所有人都是独立的个体,承载着各种各样的故事,不能用一个统一的框子把他们套进去。

像那种“我都挺过来了,过得很好很开心,怎么别人不行,这不可能啊”“最可怕最痛苦的时候已经结束了,为什么要放弃,那以前的努力坚持又有什么意义呢,岂不是个笑话,真搞不懂怎么想的”诸如此类的想法是残忍的,无理的。

陈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。

“兰溪区一狗批,就住我楼下,整个小区只有我和他,妈得他时不时发疯,”向东咬着花生糖咬得很用力,像在撕咬谁的血肉,凹陷的眼眶都泛着血色,“我寻思空小区房子多得是,干脆换一个,谁知道他妈的全是锁着的,还进不去。”

陈仰让他冷静点。

“老子冷静得很。”向东的脸部肌肉在抖动,“老子找了根铁棍,把那狗批的大门砸烂了进去,”

陈仰眼皮一跳:“你做什么了?”

“你杀人了?”他严厉道,“你杀了一个通关者?”

兰溪区的人口不是八人,而是九人?

“老子想那样,没成功。”向东嘴唇上的裂口在渗血,沾到了牙齿上面,他一龇牙,像疯子,“就跟接受任务提示,接受世界碎片的真相一样,脑子里突然多了个信息,禁止残杀族人。”

“呸!”向东啐了一口混着血水的唾沫,破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