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的番外(1 / 8)

身份证019 西西特 6813 字 6个月前

雪花纷飞, 天地冰寒。

第四块碎片上的通关者全部被找出来,一共是八人,他们居住在不同小区不同楼里, 全是精神失常的病人,包括向东。

他能在回家后, 还想自我了断,足以说明他的情况也不好。

早年平安镇只有万医生开的小诊所。

后来合并了科技园的碎片以后, 那上百人里有医生护士,内科外科都有。

于是大家建立起了医院。

现在医院里连精神科都有,那批病人都被安置了进去。

谁都明白, 做任务产生的精神创伤不同于普通的精神创伤, 药物的用处不大, 主要还是自救。

但有人拉一把,总比没有好。

毕竟回来的基本都是一个人, 没有谁跟家人重聚,大家都很孤独, 很需要朋友的关心。

陈仰看着洗完脸,露出瘦削面庞,眼底乌黑,胡子拉碴的向东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不知道, 没留意时间。”向东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面,下巴上的水往脖子下淌,脏兮兮的衣领湿了一大块,流下来的水迹都是黑色的,整个人显得粗犷而邋遢, “几个月?半年?一年?差不多吧。”

陈仰:“……”差不多吗?

这么一下子,陈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想问的东西太多了, 全拧巴着撞在了一起,哪个都挤不出来,毛线团似的越缠越紧。

“老陈,你这挺像一个家的。”向东粗哑的声音打破沉闷的氛围。

陈仰说:“十一年了。”

向东一脸呆滞:“啥玩意,你说几年?”

陈仰给了他一个“你没听错”的眼神。

“我操……”向东仰头看天花板,“你回来过了十一年,虚拟世界也就一两年而已。”

陈仰愣了愣,他料到虚拟世界跟真实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。

没想到会差这么多。

陈仰够到桌上的木筒,倒出来一把花生糖给向东:“吃吧。”

“老子八百年没吃过这东西了。”向东一副要他命的样子,勉为其难地拿了块花生糖,“有烟吗?”

陈仰说:“只有烟斗,我跟朝简用的,私人物品,不适合给你用。”他看一眼院子,雪下得更大了,那股子寒冷里混杂着饭菜香,朝简在厨房忙活。

“你想要的话,下午我带你去镇上找孙老头,让他给你一个。”陈仰哈口气。

向东斜眼:“那烟丝呢?”

“自制的。”陈仰说。

向东半晌砸了下破裂的嘴皮子:“牛批。”

陈仰扶额:“你要是在这待十一年,你也什么都会了。”

向东哼了一声,不置可否:“老子还以为回来就无所事事呢,反正资源都有。”

说起来,他的通关奖励里有大量高中课内课外教材,他妈的是要他把高中念完,参加高考?!

除了教材,还有许多每个任务者都会有的生活用品,那是标配部分。

“不是什么资源都给现成的,很多都只给原材料,要自己制造加工。”陈仰一言难尽地说。

原材料也不是随便给的。

通关者以前从事哪一行,就会有对应的工作领域的原材料奖励。

譬如科技园的居民老袁,他是车行的,通关奖励里就有生产单车的相关材料跟设备,这才让其他感兴趣的人加入进去,大家边摸索边研究,磕磕巴巴地搞出了第一辆单车。

有了第一辆,就会有第二辆,第三辆……

陈仰觉得高等文明就像一个严厉的大家长,破碎地球上的所有通关者都是它的孩子,它的教育理念是,我会给你铺路,但不可能铺到底,我只铺个开头,后面的要靠你自己去铺展。

所以通关者回来不是当废人,而是往全能发展,多数人忙得谈恋爱都要安排时间。

他都好几天没跟朝简做了,沾枕头就睡着,太累。

“事多得很。”陈仰揉眉心,“各行各业都需要人力,你回头自己挑一挑,挑你感兴趣的入手。”

“啧,生产大队是吧。”向东咬住花生糖,很甜很软也很黏,吃一口都能拉出细细的糖丝,他五官都皱在了一起,“这谁做的?你?”

陈仰自己也吃起花生糖,模糊不清道:“朝简。”

向东骂骂咧咧地拍桌子:“妈得,糖浆放这么多,是给人吃的吗,老子看那家伙绝对是居心不良,想你一口牙烂掉!”

陈仰:“……我的牙烂掉,对他有什么好处?”

向东看傻逼一样看陈仰:“这还用问吗,牙毁了,你从此就会自卑,不敢出去,不敢和别人说话来往,只把他当你的依靠,这叫变相的控制。”

陈仰回向东一个看傻逼的眼神。

两人收起有一点生疏的调侃,沉默着对视一眼,彼此眼里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怅然跟唏嘘。

向东老早就通过做梦,通过陈仰口述确定他们曾经是队友关系。

但亲自回顾,拿回记忆又是另一回事,另一番感受了。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们都活了两辈子。

还都是战友。

而对陈仰来说则是,十多年了,太久了。他的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