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8章 太过懒散,气煞老夫!(1 / 2)

还没走到游宴之处,长孙无忌就看到李元婴提起的鱼竿上,挂着条尺长的鱼,甚至能看清鱼尾溅起的水珠……握着缰绳的手,不禁抖动了几下,或者更准确的说,应该是抽搐。

“滕王的钓鱼之术,进展之迅猛,委实让人惊叹!”跟在长孙无忌身后的滕王司马杨豫之,同样看到了那条试图奋力挣脱鱼钩,却被侍卫放入木桶的鱼,笑着感叹道。

长孙司徒吃鱼吃得生厌,与滕王钓鱼的关系不能说一点没有,只能说牵扯不大。他在扶风岛待的时间更久,那里餐桌上的主角永远是生猛的时令海鲜……大唐迷路亲王江王荣誉作证。

“何止是进展迅猛,分明是袁公帮滕王的手开过光!”跟在长孙无忌身侧的薛万彻笑声比杨豫之豪迈许多,大有张翼德喝断当阳桥的架势,“滇池的风水好,特别旺滕王。”

长孙无忌眼皮上撩,翻出今天的第三十三个白眼,薛万彻这个莽夫,当兵部尚书多年,又时常参与政事堂议事,好不容易才有些进步,渐渐有脱离军营草莽的趋势,可是自打他来滇池,整日与那些山林寨主打交道,那点子进步比扶风岛退潮时的潮水退的都快。

只怕程知节和尉迟恭二人,与此时的他比起来,也会多出三分文雅。

“薛公言之有理。”杨豫之师从韦珪,又在碎叶城驻守时,与孙思邈都有来往,对云鹤府五位署令崇而敬之,在他眼里他们可都是神仙般的人物。无论发生何等玄妙的事情,都属于神仙手段的正常范畴。

只是他忽略了一个事实,李元婴打小便钓鱼,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,年复一年,来滇池之前,连条寸长的小鱼都未曾钓到过。袁天罡要是能帮李元婴的手开光,早就开了,哪里用等二十年之久,才想起来开光的手段?

眼角的余光看到长孙无忌愈来愈黑的脸,十分友善地轻声安慰道:“司徒不必担心,江王来的路上,定然是狩猎了各种野味,飞鸟走兽齐全,总会有适合你胃口的菜品。”

长孙无忌眼神颇为复杂地看了眼杨豫之,暗暗叹了口气,越发怀念与程处弼和张果的日子,和眼前的两位相比,他们两个堪称古之君子。杨豫之的样貌甚肖其父,眼睛却随了长广长公主,更准确地说是随了李家人,看人的时候显得特别真诚……

……滕王的眼睛也是如此,只可惜他的性格九成九随了他爹杨师道,除了脸皮是白的,内里比墨还黑上三分。

“辅机,你这肤色怎么越发观之如墨?”李世民听到马蹄声,半扭过身子,看到最前头的长孙无忌,哑然失笑道。春宁城的温度远远低于扶风岛,又没有海风拂面,他大多数时间更是在处理文书,怎么还越来越黑了呢?

转回头又看向李元婴,怒道:“你拽着辅机陪你钓鱼了!”

“我没有!”李元婴感觉他比窦娥还冤,窦娥还能说句只因她太美,芳心纵火犯,他什么都没做过,还与长孙黑面相看两转头,竟然也会锅从天上来……李二凤果然年纪大了眼神开始飘忽不定,脑回路也渐渐变成直线的形状!

抬手指向长须飘飘,面如冠玉的杜澈,轻声抗议道:“杜四郎整日勘测滇池,披星戴月,都没有晒黑分毫!”

若是没有猜错,公孙白大概率是位颜控,门下弟子的样貌均在清秀的水准之上,虽然脾性方面各有特色,但颜值都不是一般的能打,哪怕是年纪最大的班谦和刘布,放在后世鱼圈,绝对称得上是叔圈天菜,更不要说还有萧若元那个妖孽……谪仙中的极品。

李世民半信半疑地皱着眉头,此事问李元祥没用,自从他染上迷路的毛病之后,与竖子的感情越发深厚起来,比李元宝还没有原则。问他,他只会说长孙无忌喜欢晒太阳。至于薛万彻和杨豫之,牵扯的事情更加复杂……突然发现,自从观音婢驾鹤西游,长孙无忌的人缘好像越混越差……

“阿兄,我真的没有拽着辅机做任何事情,都是他非要拽着我受那案牍劳形之苦!”李元婴看到李世民皱着眉头沉思,三分无奈三分急切还有四分演地举起右手三根手指说道。

总角之交的情谊,随着长孙无忌在扶风岛沉心做事,不再掺和长安的风云变幻,在李二凤的心里已然是春风又绿江南岸,就差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的重逢戏码,然后就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

“陛下,滕王一个月只理事四天,四天还每天都不超过三个时辰,哪里来的案牍劳形之苦?”长孙无忌翻身下马,将缰绳甩给侍卫,没有解释为什么会越来越黑,先当面告了李元婴一状。

他知道没什么用,滕王开府理事起,就没处理过多少文书,先后有唐俭、李靖、魏徵、房乔和马周等人帮他处理,现在依然有张果杜澈萧若元等人,帮着打掩护,甚至还送某些文书回长安,由皇帝帮忙定夺……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,明明可以当贤王造福一方,偏偏横草不拿,竖草不拈,实在是太过懒散,气煞老夫!

“哦?”李世民惊喜地看向李元婴,忍不住笑着问道。“你不是说一月工作八天,每天工作不超过半个时辰,才是最佳工作时间嘛,怎么如今肯多用三倍的时间来?”

竖子明明从没少做过事,坏就坏在那张怪话连篇离题万里的讨人嫌的